置顶

新民艺评丨《新神榜:杨戬》:画面,金玉其外 ;叙事,败絮其中

作者:drake | 分类:热点 | 浏览:20 | 日期:2022年08月30日

编剧是门槛很高,专业性极强的工作,建议制片人、导演、美术等谨慎介入,万勿越俎代庖。

《新神榜:杨戬》“东方神话+蒸汽朋克”风格的画面浮翠流丹,团花簇锦——蓬莱、方壶、瀛洲恍若梦中,飞船、仙乐坊、飞天舞惊艳万分,就是放到当今世界电影视效的金字塔尖也不逊色。与之相对的是简陋得令人揪心的叙事,主题模糊、人物空泛、主线不明、繁冗拖沓、事理不通等,将其归之于新世纪20年来故事最“孱弱苍白”的动画之一亦不过分。

新民艺评丨《新神榜:杨戬》:画面,金玉其外 ;叙事,败絮其中


首先,故事和当下大众生活不沾边。优秀的神话题材改编作品,总是贯彻着现实主义精神。也就是说,对当代人的人生困境,社会问题,人性痼疾,精神隐忧等有所影射,使观众有代入感,能得到精神慰藉和情感宣泄,如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。本片把原典反压迫追求自由和母爱至上的亲情故事,置换成玉鼎真人为了私心设局害两徒的暗黑故事,这个仙侠片加侦探片的故事老套且无现实意义,不能让观众共情共鸣。

其次,作为动画电影,竟然全程高能,且长达两小时,可谓“张弛无道”,不谙叙事三味,需拔冗驱繁。因为神仙神兽逞怪披奇,异域景观峥嵘轩峻,皆纷至沓来,致使观众在两个小时中一直处于亢奋状态,很累。场景过多,人物过繁,影片过长,不但使制作成本倍增,且会反噬叙事——因为展示陪衬场景和次要人物导致喧宾夺主,影响故事讲述,使之沦为“景观片”。

第三,叙事拖沓,故事进行快到一半还为讲清杨戬的使命是什么?好的剧本开场十分钟就会摆明人物的困局,让观众“急其所急,忧其所忧”,与之结成“命运共同体”。作为赏银猎人,杨戬行径颇似“海贼王”,但他玉树临风,矫矫不群,形象太过“高大上”“伟光正”而“不接地气”,让观众只能仰视,不能与他的喜怒哀乐和爱恨情仇“同屏共振”,这有损于故事吸引力。

第四,对劈山救母是“救苍生”还是“害苍生”这个终极问题表述矛盾。先言两代母亲主动献身被压山中,是为了压制玄鸟危害人间。又言劈开华山,放出玄鸟,是为了让人世恢复有生有灭的循环。那么,劈开华山,必然导致一场灾难,但在影片中,劈开华山,似乎是救了世界,而母亲也因与玄鸟化为一体而灰飞烟灭。救母实际等于害母,劈山等于制造玄鸟之灾,那劈山的意义何在?

中国动画一路坎坷,从《魔比斯环》到《大鱼海棠》《姜子牙》《新神榜:杨戬》等大制作,皆因画面精良而故事“有疾”遂成“跛足巨人”,但我以为不能归咎于编剧水平不行,因为编剧在很多情况下是“背锅侠”。要得一部电影剧本戛戛独造,蹙金结绣,体大思精,需从理念上正本清源。

首先,作为投资动辄数千万甚至数亿的大项目,要舍得投资剧本。编剧是门槛很高,专业性极强的工作,建议制片人、导演、美术等谨慎介入,万勿越俎代庖。天才的故事大师是有的,如宫崎骏。但作为项目负责人,一定要明白,术业有专攻,隔行如隔山,能编能导的逸才是有的,但不是识字的都是。

其次,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。对握素怀铅、朝斯夕斯的专业编剧要敬重,不要轻易对成品剧本找人“点铁成金”“夺胎换骨”。更不要傍人篱壁,拾人涕唾,找一大堆人搞“攒局剧本”。因为所谓的“群策群力”——根据典作的情节和桥段七拼八凑的剧本大都是漏风的百结鹑衣。好的剧本凝结着创作者独立而有个性的生命感悟,是他一生镂骨铭心的情感和阅历的荟萃,具有不可替代性。

第三,前置敦本务实的批评家,剔除剧本瑕疵,使之切理餍心。请有灼见的批评家在前期参与进来,让其“吹毛索瘢”,刺激编剧的思路和灵感,使之裁云剪水,探骊得珠。作品在上映后攒锋聚镝,就是因为耿直的影评家被无视而置后,而使金玉良言和中的之论变成了马后炮。

总之,把精力和资金只投注于制作而轻视剧作是舍本求末,毕竟,电影是讲故事的艺术,画面是为叙事服务的,不能主宾移位。(杨晓林,同济大学电影研究所所长,教授,博导)

发表评论

取消
微信二维码
支付宝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