置顶

在希望的田野上︱俺家有儿初长成

作者:drake | 分类:热点 | 浏览:30 | 日期:2022年08月30日

在希望的田野上︱俺家有儿初长成

□毕永杰

在希望的田野上︱俺家有儿初长成

儿子入职了。听说,第一个月发工资,就要走了他妈的账号。至于转账多少,真不知道。我心里很是羡慕,有点嫉妒。上周六一大早,秋高气爽,喜从天降!这家伙又悄悄问我的账号……我吹起了口哨,抬头看看白云缭绕的蓝天,听着鸟儿动情的歌唱,心里那叫一个美。

几个月前,儿子回家宣布:实习单位经过考察,决定聘用。这一下太出乎我们的预料。因为,同在铁路系统工作,我们夫妇都盼望他能“子承父业”。然而,他却大不以为然,用了足足两个多月时间,耐心说服我们支持他的选择。关键一条是:他读财经大学,学的金融专业,要自个儿闯闯人生路。

然而,出师不利,刚刚入职,一天中午,外出为同事们买饭的儿子被三轮车撞倒,摔断了锁骨。整整一下午,从骨科医院转到省中医,又转到省立医院。儿子痛得满头大汗,却一个劲儿地安慰前来帮忙的同事,安抚他妈说:“不急,没事,小伤,一会儿就好……”我压抑住心底的难过与焦急,陪他挂号、住院、测体温……

晚上八点钟,全身麻醉的儿子被推进了手术室。手术室外,我手持X光片,看着折断的锁骨,眉头紧锁,一言不发。终于,经过近四小时的煎熬,儿子回到我们身边。他安详地看着妈妈,微笑着哄她。趁她不注意,一转脸,悄声问我:“爸,心疼你儿不?!”

“妈的!怎么不心疼?!”这戳心的话语让我几近落泪。他满意地浅浅一笑,拍拍我手背,说道:“好了,小手术,没事儿。”

遵照医嘱,当夜要让他保持清醒,不能入睡。医院有规定,病房也仅能留下一人陪护。无奈,我只能通过手机关注他们母子俩一夜的相伴了。这一夜,心里想起很好往事。

儿子从小顽皮,是邻里间闻名的“小可爱”。五岁那年,一天,他把自己关在厨房里,不让大人进去,忙忙活活大半天。等出来时,浑身上下汗水湿透。原来,是自己打扫了厨房卫生,要给妈妈送“母亲节礼物”。这一举动,把他妈感动得泪流满面。

读小学时,学校离家有四站地,早上一般是我顺路送他上学,然后再去上班。一天,单位同事打电话要我早到一会。儿子在一边听到了,就说今天他要尝试着自己到校,劝我不必送他,直接去单位就行。我随口应付,眼瞅着他走进公交车。然而,还是不放心,毕竟才八岁的孩子呵。偷偷地骑着自行车,绕近道赶到他学校门口,远远地等他下车。

果然,公交车到站了,这小家伙“噌”地一下蹿出来,左顾右盼,绿灯一亮,就大摇大摆地跟随行人过马路。要进校门了,仿佛突然想起什么,又狡猾地退回来,四下观察,不出所料地发现了我。顿时又急又气,一跺脚说:“不相信人!爸,告诉你!我长大了,能行!你安心上班去吧!” 我脸一红,心中却充满喜悦。

走进工作环境,儿子晚上经常加班。每每在群里留言:“今晚忙到九点。聚餐,无酒。”言外之意是让家人放心。这一天,他却告诉我们,当晚可能会醉,因为单位领导要给他摆“入职欢迎宴”,盛情难却。果然,夜半,儿子醉酒回家,呕吐不止。妻子心疼得不行,喂他喝水,捶背,陪他在沙发上难受一夜。第二天,醒酒了。儿子靠近我说:“爸,还真难受!听儿子话,往后能少喝酒不?!还有,‘啤酒肚’该减减了。”我连声说好,脸上火辣辣的,心里却暖暖的。

周末,一有时间,我往往乘车赶往乡下去看望母亲。忘记是哪一年了,儿子突然提醒我,要我“常回家看看”。我知道,他是说我的老家,那里有他的爷爷、奶奶。

如今,儿子悄悄要走我的账号——他知道妈妈掌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,是要给我开“小灶”呢。并再三叮嘱道:“这是孝敬您的。别暴露我!这都是日常的……”

看着儿子温情的留言,我心颤动,眼眶发热,悄然落泪。

作者简介:毕永杰。男,先后在《人民日报》《工人日报》《中国青年报》《大众日报》《人民铁道》等媒体发表各类文章三百余万字,荣获各类奖项若干。《齐鲁晚报》青未了副刊签约作家。

壹点号侠之大者

发表评论

取消
微信二维码
支付宝二维码